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53阅读
  • 1回复

余仁合与赵抃的关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yujpa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6

      北宋熙宁四年(l071)辛亥孟冬月十五日,宋神宗颁布了一道《敕封仁合公德惠长者诰命》(以下简称封诰)。诰曰:“朕闻门内有君子,门外君子至。意气相孚,淡交至久,不忘其初,可谓得信乎?朋友也。尔右丞相赵抃微时寓于仁合家,交契甚厚,且奏其生平博施济众,恩惠及人。及见,朕欲加以爵尝,奏乱不愿,果以公天下之语为对,是长者之言也,宜加旌奖,以显阙德,示天下后世仁人义士相率而为善。夫抃非仁合不能以幼而学,仁合非抃不能以仁德而声著名于朕躬也。朋友相知,立身事君,扬名后世,以显父母。嘉尔素行,特封为德惠长者,推崇三代,籍荫三代,位列一品之贵。尔年高,自家居周围四十里吉地,听凭择葬,墓田三十六丈。崇兹旌奖,尚其钦哉!"

     这是一道非同寻常的封诰。一个至高无上的大宋天子竟然对一个偏居一隅的布衣野老推崇备至,又是召见,又是嘉赏,还破例敕封他为“德惠长者”,而且上下荣封六代,墓田格外优惠,享受“-品之贵”的政治待遇,这在中国历史上恐怕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吧?更加值得注意的是,而这次荣封的牵线搭桥人居然是赫赫有名的铁面御使赵抃。

  人们不禁要问:余仁合何德何能,竟然配享此等殊荣?他与赵抃到底属于什么关系,值得赵公如此卖力推荐?一个姓余,一个姓赵,相隔千山万水,当然不会是直系血族宗亲,也没有资料证明余、赵两家有什么横系婚亲姻眷关系。非亲即故,朋友也,封诰上已有明确答案:他俩一个是门内君子,一个是门外君子,是“意气相孚”淡如水的君子之交。

  关于这个问题,历代青嶂余氏宗谱都有详细而明确的记载,其中以开化县菖蒲乡厚谷村民国七年萝蔓堂纂修的余氏宗谱》之一、之廿二最为完善。它扉页上“诰命之宝”四个大字,边上配有精美醒目的龙凤图饰,堂而皇之,表明出处非凡。接着正而八经地按制式刊印封浩原文,原文后面便是仁合公曾孙余兴权于“淳熙二年(1175 ) 岁次乙未八月十五日申禀”的高祖履历。因与本文密切相关,原文照抄如下:

  故长者仁合公曾孙、绍兴丙辰科(1136 )进士余兴权,伏唯县尹备准,上台使帖行下,差保正余寸贵报“高祖长者与清献赵公交游,不受官爵,受长者封号(一事)”,因依谨具申禀:高祖讳仁合,字遵道,门第丰厚,有田四千余亩。为人醇谨,博施济众,寒则施衣,饥则施食。家居之北,有地五亩,名曰黄茅坦、立为义冢、号为五音地。亡者无所归,即为办棺椁而收埋之。又立义田数顷,高楼大厦,远近高贤交游不厌其烦,敬久不怠如初。北山松峦隐秀,结为青嶂,时来鹤鹤之巢。楼台池阁,双竹园、白云轩,宾朋肆业、游息其地。北宋天圣至景祐年间(1023 一1038 ) ,柯城赵公抃偶寓于其门楼。高祖夜梦黄龙烁耀,长十余丈,盘于门前梨树,惊觉汗流。早起开门视之,乃一人卧于上。见高祖,即起作揖。相问其姓名,答曰:‘姓赵(名抃), 家居衢之浮石潭’。祖奇之,馆请于家,诲教诸子。方夜读,禁厅内之蛙声,截蚊子之锋芒。门楼至今永断蜘蛛之网,不染尘埃。(… )筑结草庐于万山之巅,修身慕道,其基地莱根犹存。及其壮而欲行。高祖厚(赠)以金帛,使苍头送之。上第,初任崇安县尹,升为西蜀太守。皇佑二年(1050 ),征为殿中侍御史,时称铁面。后功高,封右丞相。时因罢新法.杭州等处有犯刑名者多,高祖至京谒丞相,请释放之。丞相引见帝,奏以微时之事,言祖相待甚厚,积德甚多,博施于民,笔不能尽。帝喜曰:“卿欲官乎?”奏曰:“草民惯于山野,但愿时和岁稔,四海一清,是臣之愿也。”帝曰:“此长者之言也。”因敕封为德惠长者。百岁后,御赐方圆四十里吉地听凭开扦,墓田三十六丈。丞相临别,咏言赋诗以赠。剪白虾,示清白也。带归畜之池,即游去,因名白虾池,至今胜迹犹存。高祖履历,据实开呈,不敢诬捏。为此,备述原由申禀”(原载《八县志》 及《一统志》。

  高祖己经死了七八十年,曾孙为什么还要替他据实申报履历呢?因为这一年宋高宗的儿子宋孝宗赵睿上台,他要发扬光大南宋基业,提倡以孝为本、以孝治天下,求忠臣于孝子之门。而余兴权欣逢其时,本人正好是个远近闻名的大孝子。据史书记载,他“笃志好学,孝亲敬祖,岁擢登金榜,而以养亲送老为心,甘受清白,不为禄仕复念。”金榜题名之后,为尽其孝心养亲送老,连到手的高官厚禄都抛弃了。这份澹泊明志的孝心深深感动了宋孝宗,他说:“尔祖恪遵古训,仍存长者之风,克全孝义,况兼眉寿,齿德可嘉”。决定再敕封“德惠长者”的曾孙余兴权为“宁寿长者”。为郑重起见,追根溯源查祖宗,由“上台”出面,责成余兴权如实申报高祖余仁合履历,以备存档。
离线yujpa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10-26

    这篇履历,比较详细地介绍了余仁合与赵抃相识的起因、经过和结果,以及面圣受封时的具体情节。脉络分明,史实清楚,行文流利,感情真挚,不愧为进士出身的大手笔。其中值得我们注意的,主要有三点:第一,赵抃拜见仁合公并且作了自我介绍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青嶂,而是被“馆请于家,诲教诸子”。落魄的书生顿时成为余仁合诚心礼聘的义学先生,让他安下心来,边教阵边自学。一个‘请”字表示仁合公的尊师重教,也与前一夜黄龙示兆的梦境相吻合;一个“诲”字说明赵抃的师德高尚。

  不久,因“修身慕道”(实际上是换个偏静之处攻读诗文,准备高考),在仁合公的帮助下,又远离尘嚣,“筑结草庐于万山之巅”。蔬菜自己栽培,粮食、油料及其它生活用品则继续由仁合公免费提供。可见他在开化青嶂停留的时间很长,至少有三五年之多。第二,赵抃离开青嶂时,既不是拍拍屁股说走就走,也不是原来那付穷愁潦倒的寒酸相,而是“壮而欲行”,身体结实了,考试有把握了,精神面貌起了巨大变化。一个“欲’字足以说明他们的互相礼让好合好散。仁合公不仅向他厚赠了足够的盘缠和应考费用,而且指派有经验的家丁护送,使之路上衣食无扰,安全也有保障。把他送往哪里去呢?直接护送到都城汴京参加三年一次的秋帏考试。果然旗开得胜,一试“上第”,从此踏入仕途步步高升。

  赵抃是穷苦出身,不然他不会流落到开化青嶂,寓于仁合之门楼。他了解民间疾苦,懂得群众需要什么、反对什么,所以为官清正廉明,处事无私无畏,人称铁面御史。第三,赵抃是个极重情义之人,绝非泛泛之辈可比。他当上高官后,念念不忘微时之事,滴水之恩,总想以涌泉相报。据《开化县志》载“景裕元年高中进士,初任崇安知县,再任西蜀太守。西去之前,为报答知遇之恩,赵抃曾经三次派使者登门相请,欲以官报”,都被施恩不图报的仁合公婉言谢绝了,因此感激之情一直难以释怀,总想侍机报答。

  1070 年秋,因王安石变法失败,许多人受到株连,余仁合为解救因罢新法而犯刑名的父老乡亲,不得不寻找门路“至京谒丞相,请释放之”。右宰相赵抃盼星星盼月亮好容易盼来了报恩机会,当然言听计从乐而为之所托释放之事一一办妥之后,即主动为其引见宋仁宗赵祯,并当着皇帝面详谈自己落难时受恩公礼遇之事,称“仁合积德累仁,饥则与食,寒则与衣,实为平生知己。极力赞扬余仁合乐善好施、恩惠及人的高贵品质,积极为其请封讨偿。仁宗帝听了心腹大臣的肺腑之言,爱屋及乌,已产生极大好感。经过当面口试,他的回答又是那么无私和坦然,字字句句无不闪烁出一位乡村长者的睿智与高风,一代君王被深深打动了,不仅确认所言事实,马上得出“抃非仁合不能以幼而学,仁合非抃不能以仁德而声著”的正确结论,而且一高兴,当着大臣和仁合的面动情地说:“德惠于卿,可谓长者矣!”君子无戏言,金曰一开,这句话自然就成了余仁合的终身封号,这才有了第二年十月十五日“救封德惠长者余仁合”书面封诰的正式颁布。

这次进京,余仁合不辱使命,满载而归。临别时.赵抃还赠送两样东西:

一是咏言赋诗以赠,诗云:

野老余遵道,人微德义尊。

家居青嶂底,身在白云根。

盛事传闾里,昌期付子孙。

不须迁步远,此去自高门。

前半首赞美平凡的仁合公却具有高尚的德和义,及与之相对称的家居环境。微和尊、青和白,两组反义词突出了一介野老的精神风貌。许多人以前不知道此诗后半首的真实涵义,对“迁”字认识模糊,现在看了皇帝封浩和高祖履历终于可以理解了——有了御笔敕封的诰命,闾里乡村当然传为盛事美谈。推崇的前三代虽然荣耀无比,那是装装门面的虚荣,是过眼烟云。而真正的美好的时光登记在册的祖上功德、精神遗产籍荫后代子孙的。上下皆有荣封,位列一品之贵,恩公您该满意了吧?您不想留在京城里做官当老爷也行,那就请您老放心回到环境幽雅的青嶂底去吧,那可是个修身养性的绝好去处啊。有了皇上这道御旨,尽管在家里坐享清福颐养天年好了。从此以后,一定会不断有人来拜访您巴结您,对您刮目相看的,您青嶂底老家的门槛自然就会变得高大高贵高档起来了,既不会感到寂寞,也没有哪个敢来惹您不高兴。今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一声,自有人为您效劳.就不需要再劳驾您自己“迁步”(挪动步伐)了。

不久,赵抃又根据皇帝的旨意,精心制作了一块亲笔题有“德惠长者”四字的金字牌匾,送来挂在长者所在的青嶂余氏宗祠里。(年复一年,物是人非,一直挂到文革时被毁为止)。物以人贵,人仰物名,果然蓬荜生辉。随着这块匾和这首诗的广泛流传,赵抃微时投宿过的门楼、洗过笔的墨池、教读过的双竹园义学和修身慕道过的山顶茅草棚,声名雀起,流芳百世,成为令人仰慕令人留恋往返的的名胜古迹。元末明初,有位吾侍郎慕名到此观光,题了一首《门楼诗》:“赵相当年宿此身,三朝表匾本其真。自缘长者千年在,直享斯楼万世因”。此诗不仅道明了匾与楼的因果关系,而且用“本其真”三字证明了这件事是千真万确的。还有许多与此有关的诗词,恕不一一引述。只是有一个借火传说颇有新意,不妨交代几句:据说赵抃为了专心自致志复习迎考,后来辞掉“诲教诸子”的职务,离开了双竹园义学,独自跑到白虾池后面风景秀丽的双岔尖去“修身慕道”。

在余仁合的具体帮助下,就地取材,搭了个简易茅棚住了进去。铺盖、衣服随身带,粮食、油料及日常生活用品继续由仁合公负责免费提供。柴火现成,动手便有,松青柏翠,衣食无忧,过着神仙般的隐居生活。这里空气新鲜环境清净,是修身养性和刻苦攻读的理想场所。旁边还有一块不大不小的山坡地,业余时间无所消遣,正好自己开荒种萝卜、青菜及葱、蒜、韭菜之类的香料,借以调节精神、改善物质生活。为防止野兽侵害,还特意喂养、培训了一只大黄狗,平时让它抓兔逐鹿看家护院,必要时把书信捆绑在它尾巴上,让其充当信使传递信息。有一年,鹅毛大雪下了七天七夜,到处白茫茫一片,根本无路可走,山上火种熄灭了,眼看就要受冻挨饿。正在为难时,善解人意的大黄狗舔舔冷冰冰的灶门,又朝主人使劲摇了摇尾巴。赵扑受到启发,灵机一动,用表白纸卷了一根火媒,连同书信一起捆绑在狗尾巴的隐蔽部位,拍了拍狗屁股,示意它立即下山向外借火。狗是何等聪明何等灵活,在银装素裹的雪地上一蹦一跳径自跑到仁合公家里。大家一看尾巴上的空火媒,就知道山上缺火种了,赶快把火媒点燃,外包一层遮风雨的薄片,仍旧将它捆到狗尾巴上,让狗及时送上山去解决燃眉之急。此法百试不爽,一直沿用到1034 年考中进士为止。

二是亲手剪一只白虾相赠,含意为“示清白也”。在阶级社会里,物欲观念极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大有人在。一向清高、难得求人的德惠长者余仁合突然一反常态,进京为犯刑名者找赵公说情,会不会有人怀疑他俩行贿受贿流瀣一气?这种事口头是无法解释清楚的,以白虾来表明心迹是再好不过了,这也进一步证明他俩确实是心底无私清淡如水的知心朋友。至于“带归畜之池,即游去”,显然是一种精神寄托,或者是后人猜想、附会出来的假象。不过,开化县村头镇青嶂山下确实有个流传了八百多年的白虾池遗迹后宅村余氏宗祠的天井内。
(来自网络媒体余炳松)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