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07阅读
  • 0回复

余玠治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yujpa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10-08

       理宗淳祐二年(1242年)十二月,蕲州(今湖北蕲春县)人余玠以兵部侍郎出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重庆府,兼四川总领,兼夔路转运使,也就是集四川军、政、财大权于一身。朝廷这样安排是寄予厚望的。对南宋而言,四川已是边远省份,加之先是金兵压其境,后有元兵每欲夺其地,四川又与外面交通阻隔,连科举考试也往往是单独举行。因此掌管四川大权是个既难得其人而又十分重要的职任。此前自宝庆三年(1227年)至余玠入川前26年间,朝廷任命过四川宣抚使3人、制置使6人、副使4人。这些人或年老,或时间短,或昏庸,或贪婪,或残酷,或荒谬,或遥领其职不到其地,或引起矛盾指挥不灵,没有一个能有点政绩。以至东西川失去控制,百姓难以安生,监司、将帅各施其令,擅自安排太守、县令。总之,毫无纲纪,形势日益严重。听说余玠入川,蜀地百姓人心方才安定,始有安居之志。
       余玠本是个贫苦落魄的读书人。他少有壮志,每出大言,而不拘细行。在白鹿洞求学时,竟至打死卖茶老翁。遂亡命逃到襄淮,投奔制置使赵葵,被辟为幕宾。以后在与金人、元人的对峙中,屡建战功,职位也不断得到提升,逐渐历练成了一个颇为持正、有谋略、有魄力,亦有相当声望的人物
       入蜀之后,他首先是广泛调查,了解民情。第二步,是严惩贪官污吏,大力改革弊政,精心挑选太守、县令。接下来又设“招贤之馆”于衙署之旁,对应募来的有识之士给以优厚的待遇,分庭抗礼。如有好的建议,更加一重赏。不少历任川帅招不来的贤士也都出面跃跃欲试。于是四川局势大为好转。

    他又采纳贤士们的建议,兴屯田、筑城堡,以对付元人的入侵。并且还打过几次胜仗,收复了部分失地。
       他在四川办的尤为快人心的事是诛杀贪婪暴虐的利川(治今四川广元县)都统王夔。
       王夔生性贪婪,人称“王夜叉”。他自恃手中有兵权,也打过几次胜仗,每每不受节制,成了一方军阀。所至必大肆劫掠。每抓到一个富人,便强行勒索钱物、珍宝,稍稍答应迟了一点,必大受其折磨。或将簸箕挖个洞套住脖子,叫“蟆蚀月”;或用弓弦穿鼻而系,高高挂起,称“错系喉”;或缚住双腿再压上木材,名为“干榨油”;或用醋灌人鼻孔;或用脏水灌口、灌耳。毒虐万端,非逼取钱财不可。若仍不随意,便活活折磨致死。蜀绅士深以为患。不仅如此,他连部将、兵卒、杂役的钱财亦尽数收敛归己。历任制置使的政令稍不如意,即百计阻扰,令人无法施行。
        其恶名,其罪行,连朝廷也深知,无奈其地偏远,地方官又不得力,且在强敌的威胁之下,无法惩治。
       余玠早就想除掉王夔,但在未摸清其虚实的情况下,不敢贸然下手。他先对王夔的所作所为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得知他记不得民心,亦不得军心,而是以残酷的压制手段进行控制的。然后他便带一帮得力的人亲自去见王夔。

      淳祐四年(1244年)正月的一天,余玠一行有巡查为名来到嘉应府(治今四川东山县)。王夔亦带兵迎接。他想出其不意给余玠一个下马威,先只带羸弱士卒200来人。余玠一见笑道:“久闻都统有精兵,现在怎么如此疲惫,简直令人大失所望啊!”王夔说:“我的兵是不精,知识不敢马上让您见到,恐怕惊吓了您的随从。”果然,一会儿就听到呼声如雷,江水如沸。呼声一停就排成了阵势,旗帜鲜明,器械森然,沙滩上遍地是人,没有一个敢乱动。跟余玠同舟来的不少人都震惊失色,但余玠谈笑自若,不紧不慢地下令按不同等级颁奖,一切都处理得有条不紊。王夔退下后对人说:“我算开了眼界了,儒人中竟有这样镇定自若者!”他没有惊倒余玠,自己到吃惊不小。
       看过王夔的阵势,余玠又有些犹豫了,怕他手握重兵,弄不好会出乱子,便找心腹将领杨成商议。杨成说:“王夔虽有威名,却只是匹夫之勇,且不得人心。当年吴曦在四川传了四代,还不是说除就除掉了?侍郎可不能犹豫手软。现在放过了他,待他萌生反志之后,那就难制了。侍郎只管除掉他,他的部下让我来对付。”余玠这才下了决心。
       于是,连夜一面招王夔议事,一面暗中令杨成代领其兵众。王夔才离兵营,杨成即单骑入营。其将士个个惊愕,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所措。杨成遂宣布余玠的命令及王夔的罪状,劝大伙不可胡来。将士们早被王夔整苦了,且久闻余玠的大名,因此对新来的统领持欢迎态度,纷纷拜贺。那边,王夔一到,余玠即命推出斩首,临死前令人宣读其罪状,让他死个明白。
       事后,余玠又命杨成酌情处理王夔的帮凶,杨成只杀了几个首恶分子。
除了一大害,川中之人无不欢欣鼓舞。
       同年六月,又奏请朝廷,查办了沔州都统制、权知遂宁府云拱及权知潼川府张涓。这两人都曾乘兵乱杀掠平民,劫取财货。
       淳祐十二年(1252年)十月,正当余玠将蜀中各级分管军事、钱粮、民事、官吏、狱讼等各方面的官员调整就绪,准备大展宏图时,却发生了另一统制姚世安抗命不遵的事。而姚早已勾结了首相谢方叔的家人,有恃无恐,于是两下僵持着,且形势显然对余玠不利。因此他闷闷不乐,于元祐元年(1253年)的一天暴卒。蜀中军民闻讯,无不悲悼,如丧考妣。
       消息传到朝廷,理宗也十分痛惜,为之辍朝。余玠在蜀十年,官阶由侍郎升至权兵部尚书,拜徽猷阁学士,又升大使,进龙图阁学士,再进端明殿学士、资政殿学士,恩例视同执宰。卒后,再赠五官。
       当时君臣都认为,几十年来,治蜀没有超过余玠的,他死得可惜。

       (余玠的出生地是九江分宁或是蕲州暂按网络媒体提供所说)
      ,白鹿洞位于九江庐山东北玉屏山南,虎溪岩背后。是北宋六大书院之一。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